行刑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好脏啊,啧。

鱼玄机皱了下眉,干脆不去看沾满污物的囚服,那是那些嫉妒的婆娘们们一路上落井下石的结果。

管不住自家男人的腿,就别怪他们来找我啊。

可笑。

下了囚车,在监斩官的手势下,没了丢来的“暗器”,鱼玄机就把挡脸的袖子放下了。

想洗头,不知道地狱里有没有浴汤,条件可能不会这么好,热水也将就吧。

监斩官拉着铁链拽着她走,一不小心踉跄了几步,她也没在意。

也不知道那牛头马面的长个什么样子,对了,去阎王殿时要找个机会照照镜子,看看口脂有没有涂匀。

牢狱里没有梳子,就连脸上唯一的口脂都是贿赂牢头带回来的——为此支付了她母亲留下来的、带了十年的镯子。

母亲不会在意的,毕竟她死了也有个、多少年了?记不清了。

被满身横肉的侩子手压着跪下时,鱼玄机还在不合时宜的任思绪漂流。

长长的睫毛半掩着那双明丽动人的眸子,巴掌大的小脸未施粉黛,甚至有些许没被躲开的污物沾到了脸颊。

脸上唯一的艳色在素白的对比下,艳得更烈了,像嚣张又招摇的野蔷薇。

台下的人抬头看着这个即将被斩首的女人,喧闹有一瞬间,又或是错觉,停滞了。

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,城外咸宜观里的鱼玄机,不负盛名。

监斩官咳了一声,开始念罪行书。

“罪妇鱼幼薇,现咸宜观观主鱼玄机,泼辣善妒、心狠手辣,因……”

行刑台下水泄不通,有男有女。女人们听的是全神贯注,脸上的表情或是讥笑讽刺,或是喜悦畅快;男人脸上可复杂多了。

东边李家二公子如丧考妣地看着她,旁人看了还以为要死的是他呢。

但也装的太假了,演给一个要死的人看也不上点心,还真是无语。

哦,这个人她记得,给咸宜观递了好几次拜帖,想邀请才华横溢的咸宜观观主一同游湖。

说是“游湖”,打的什么心思谁又不知道呢?

鱼玄机没答应他,理由也很简单。

瘦得像根杆子似的男人,她可挑了。

西边体型健硕、一人能杀十头猪的张屠夫满脸幸灾乐祸地笑。

这人就更恶心了,上回“流水桃笺”没抢过他人,气不过便就地打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首页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异种族牛郎鉴赏旅途(人外h) 屋檐绊月 非人生物盒(人外短篇集) 影帝总想补偿我 未得灿烂 [综漫同人]刀剑男士再就业指南 [综漫同人]人形自走许愿机 少帅夫人总想要爬墙(民国文,剧情,H) 塞格的玫瑰(扶她百合 NP) 她比玫瑰美丽(NPH) 风中的故事(短篇合集 H 忠犬 病娇) 摄政公主(古风朝堂NPH) 五分甜不加冰 衣冠楚楚【禁忌h】 最后一只秋老虎 这主角我当不了 被偏执狼崽子叼回了窝 1v1H 回到仙尊少年时[穿书] 一枚硬币 假装纯情